• <sup id="ewk08"></sup>
    <strong id="ewk08"></strong>
    <sup id="ewk08"><button id="ewk08"></button></sup>
  • 歡迎光臨深圳市金麗彩印刷有限公司網站!

    溫馨提示:本站所有圖片素材版權均為本廠網絡部所有,請勿盜用,否則必追究相應法律責任。

    兒童圖書出版規模擴張給深圳印刷帶來的思考

    時間:2018-12-11 10:19:51 來源:轉自必勝網 作者:陳博、王曦 來源:出版商務周報
         當前,一連串的宏觀數據表明我國童書出版在邁向一個新的發展時期:從圖書品種上來看,童書出版連續5年保持在3.6-4萬種之間;從市場規模來看,童書已成長為每年120億元的大市場,并連續16年保持了兩位數的增速;從市場份額來看,2016年童書的零售渠道銷售碼洋占比首次超越了社科,成為圖書零售市場(除教輔外的一般圖書)的第一大板塊;2017年,童書的動銷品種數為25.93萬種,少兒圖書在圖書零售市場的碼洋比重達24.64%。

      除了市場規模擴大之外,出版社的參與程度也不可同日而語。2017年,全國556家出版社參與了童書市場的競爭,在全國584家出版社中占比近94%。出版界全員參與童書出版的競爭態勢從“五狼奪子”變成了“村村點火,戶戶冒煙”,從原來探討哪些出版社參與童書出版,到如今還有哪家出版社不曾染指童書出版這塊蛋糕。

      在宏觀數據、動銷品種、銷售碼洋一路高歌猛進的同時,我們也不斷聽到來自教育界和讀者的呼聲——“閱讀產品僅僅止步于出版嗎?”“今天,我們該給孩子讀什么?”“國內的書沒深度,國外的書不合口味”“有沒有真正適合今天中國孩子讀的書?”……雖然出版社為打造精品童書不斷努力,卻好像沒有號準讀者和市場的脈,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仍然隔著“最后一公里”沒有打通。

      其實,新世紀以來童書出版的快速發展,是舉全行業之力、靠投入和品種擴張實現的,94%以上出版社的市場參與度就是很好的明證,但這也是難以長期為繼的。本文試圖通過對童書出版和市場銷售現狀的分析,進而探討改善當前童書出版和市場環境的方法。

      童書市場“重壓”重重

      據開卷數據顯示,有近450家出版社的童書動銷品種不足500種,占到全部童書出版參與者的77%;只有不到100家出版社可以向市場和讀者提供500種以上的童書品種。而全國真正有童書創作能力和童書選題策劃能力的作者、編輯隊伍規模與這種全員參與體制極不相稱。于是,爭相簽約國外童書版權、哄搶國內知名童書作家作品、模仿跟風、粗制濫造等亂象層出不窮,每年新上市童書在架時長超過3年以上者寥寥無幾。

      事實上,雖然童書板塊已成為國內圖書零售市場第一大板塊,但童書的選題開發和出版卻面臨著可持續性發展的種種壓力。

      第一,選題資源有限而競爭無序。全國有556家出版社涉足童書出版,再加上國內上千家民營出版策劃機構參與童書選題開發,每年出版童書4萬種以上,而童書選題資源又非常有限,造成了匯編本與公版書的重復出版,原創童書與引進版童書的無序競爭。從幾大電商平臺搜索《安徒生童話》《格林童話》《福爾摩斯探案集》“四大名著”等,往往可以看到成百上千個在售品種,重復出版程度可見一斑。再看原創和引進版童書的無序競爭:不太知名的童書作者在多家出版社出版作品,不同版本只是更換了書名、個別篇目、插圖,更有甚者只是裝幀方式的不同;童書版權代理公司如雨后春筍般滋生,童書版貿開始出現競價模式,版權交易成本持續走高,相當比例的引進版童書品質低劣,甚至影響了中國少年兒童讀者的文化認同。

      大量同質化、低水平重復出版圖書不僅通過不正當競爭手段占據大量書店貨架,而且堂而皇之擠進館配市場,通過供應折扣的優勢競爭地位,劣幣驅逐良幣,真正高質量的童書被湮沒在大量低水平出版物中。

      第二,供需不平衡,渠道營銷成本加大。改革開放以來,國內圖書銷售渠道從新華書店“一統天下”到“新華書店+民營零售”二元結構;再到網絡書店勃興,形成實體書店和網絡書店格局;再到當下實體書店、自營網店、平臺網店、社群電商等同臺競技。圖書作為定價商品對渠道的依賴一直居高不下,甚至被裹挾進各種商業模式競爭大潮。供需結構的不平衡使得出版社對銷售渠道的管控空間縮小、議價能力喪失,而渠道又不斷通過繁多的促銷形式向上游供應商轉移營銷成本、拉低結算折扣,壓縮供應商的利潤空間,原有的供銷商業生態平衡被打破。

      第三,原材料價格突漲,出版社一時消解乏力。圖書的成本主要包括著作權人稿酬、紙張材料和印裝生產成本,以及編校、人力及經營成本等間接成本。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,在印裝工價基本保持穩定的情況下,受國家行政化去產能的政策影響,環保、原料、炒作多種因素共振,紙張材料費用的上漲讓以重印圖書為主的童書出版者措手不及(通過改版或增加書號附加碼提價會降低讀者認知、增加渠道產品信息維護成本),成為印刷成本增加的直接因素。業內人士曾保守估計此輪紙價上漲幅度不會低于40%,刨除新書定價會隨行就市及時調整外,將直接增加不調價圖書重印成本率近5%。材料價格上漲帶來的成本增加短期內仍然需要出版者承擔,出版利潤空間被大大壓縮。在上游生產原材料價格上漲、下游市場競爭無序、結算折扣不斷下探的雙重壓力下,出版社短期內尚無立竿見影的提振良策。

      第四,盜版猖獗,防范手段不足。與童書出版繁榮和渠道多元相對應的是,童書市場盜版猖獗,幾乎所有能和暢銷搭上邊的童書都深受“盜版之苦”。從業者表示,“以往的盜版只是正版內容的非法印刷和銷售,現在只盜用作者名字,胡亂編撰內容;盜版技術也不斷進步,出現了專業人士才能鑒別的‘高仿版’盜版書,一般讀者難以判斷。” 有些粗制濫造的盜版童書不僅內容上錯漏百出,為了降低成本,盜版書商往往還采用不合格的紙張、油墨和膠水等,危害讀者的身體健康。此外,利用網絡平臺銷售盜版圖書的現象也屢禁不止,一些不法商家通過不受監管的其他社交平臺交易,由于銷售分散、手段隱蔽、取證困難,出版單位維權之路困難重重。

      重塑童書市場新生態

      重重“重壓”之下,童書市場要如何重塑生態,為可持續發展“造血”?筆者有幾點思考。

      首先,打造童書精品,提升原創出版和內容供給能力。面對當前童書出版原創能力不足、跟風重復出版、浪費出版資源的低效供給現象,出版者應在充分把握讀者實際需求的基礎上,出版不同種類、題材的圖書,提升市場有效供給能力;應牢固樹立品牌意識,打造精品童書品牌;應深入發掘、積極培育能準確把握兒童心理,并善于從兒童閱讀習慣和閱讀思維出發進行創作的優秀作家,提升創作水平,增強童書出版的核心競爭力;政府主管部門和行業協會也應積極引導,鼓勵創新,通過出版選題管理、出版物質量監督、優秀出版物推薦評選等措施促進童書出版的可持續健康發展,提升高品質童書的有效供給。

      其次,積極探索復合出版模式,加快童書出版融合發展。隨著互聯網技術的廣泛應用,消費者閱讀需求和消費能力的提高,傳統出版與多媒體新技術的融合發展勢在必行。將傳統閱讀或學習內容通過多媒體形式進行展示與詮釋,對少兒讀者有著強烈吸引力。目前集視聽動手于一體、教育及趣味性并存的有聲童書、多媒體童書、手工書等在市場上廣受青睞。童書出版的模式創新也成為必然趨勢,鋪碼、二維碼、AR、VR技術越來越多地運用到紙介質童書出版中。出版社應緊跟科技發展潮流,積極探索童書的復合出版模式,實現全媒體復合出版,最大限度滿足不同層次兒童讀者多樣化、個性化的閱讀需求。

      再次,維護市場價格秩序,促進行業健康發展。表面上看,童書價格的低位運行會使消費者受益,但長此以往,讀者的心理價格底線一再被攻破,價格的合理性受到質疑。這不僅嚴重危害了市場價格秩序,破壞了行業健康發展的外部環境,也將危害消費者的根本利益。因此,亟需出臺一部類似于《圖書公平交易規則》的規范,以維護童書市場價格秩序、約束童書交易價格、防止惡意競爭,同時也能有效紓解由于紙張等原料價格上漲帶來的經營壓力,促進行業的健康發展。

      最后,加強少兒讀者閱讀興趣培養,營造良好閱讀環境。在童年培養良好的閱讀習慣對于兒童樹立正確的世界觀、人生觀和價值觀大有裨益,兒童閱讀需要家長、學校及社會其他多方力量共同有效配合:家長應以身作則營造良好的家庭閱讀環境,引導孩子健康閱讀,并與孩子分享閱讀、體驗快樂;少兒圖書館、學校、閱讀推廣機構也應廣泛合作,將豐富的閱讀資源與學校課程教育相結合,拓展少兒閱讀的廣度和深度;政府應進一步加大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的投入建設,加大對優秀出版物的宣傳推薦力度,積極推廣陽光采購,增加集中采購招投標的透明度,以推動少兒閱讀助力全民閱讀,構筑書香社會。

    金麗彩在線咨詢

    QQ1: QQ2:

    0755-82448899

    白嫩老师VIDEOS中国